Monday, 3 April 2006

國際七人欖球賽與夢

香港正舉行國際七人欖球賽, 我頗愛看, 氣氛熱烈, 比賽緊張刺激, 參加者粗魯得來有規矩, 節奏明快, 不用半小時便完成一場比賽.

星期天下午, 看著看著卻睡了(不是比賽悶, 睡著是因為幾場決賽之前無啦啦有場為慶祝舉辦三十週年的大型舞龍舞獅表演), 其間卻發了一個夢. 此夢完全跟生活連接, 亦看出我這人有多低能無聊... (夢裡內容涉及其他人, 不便請諒...)

夢境一開始便見靜儀在我家(!)(可能之前因為小貓的情況通過電話), 對話內容記不起了反正她準備離開, 她說要去旺角找正在跟人家踢波的ben(!!), 但要先停一下大埔, 不知為什麼我會跟她一起走(其實是老大不願的因知道要返屋企食飯), 還要她等了我很久才出門口... 下樓要乘一程扶手電梯, 電梯旁是一商場大堂, 正有人作家庭電器推廣......推廣者是七人欖球賽斐濟球隊的一名球員(!!!), 他膚色拗黑肌肉發達, 是場上表現出色的球員, 他在表演"控三文治飛碟機"的絕技, 把三文治飛碟機拋得高高然後用後頸控定(汗...其實像足球運動員出神入化的控球技術, 可能近排看nike廣告看得太多); 看過表演到了大埔後鏡頭一轉, 我(我們? 一定不只我一個, 但另一個人沒有露過面)竟然到了emily台北的屋企(!!!!), 雖然沒有任何特徵但我就是知道在台北, emily招呼我們我說想食糖水, 她說"冇喎..." 然後拿出一張有如香港茶餐廳的外賣紙...... (完) 我好肯定, 我依然好肯定的確是在台北!!!


醒來後電視正在播銀盃賽決賽(銀碗銀碟決賽已播完), 斐濟對英格蘭, 英格蘭在最後的幾秒控球達陣得分, 跟斐濟打成平手, 但加上射中"付加入球"的兩分, 就這樣在最後幾秒戲劇性地反敗為勝氣走斐濟捧盃.

*總覺得曼聯朗尼該頗適合打欖球的, 成績還會不錯......

idiot_

2 comments:

emily said...

我在台北的家還可以嗎??
我一定會給妳糖水的!!

bonne said...

不錯~不錯的,一貫的簡約帶有台北的味道!!
我要再去呀~ 我要見tovi呀~